生活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镇是什么体验? 陕西男童掉入深井 王毅与日外相通话

生活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镇是什么体验?   导语:生活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镇里,是什么体验?Kalach是身处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平原腹地的一处小村庄,这里与外界的连接仅靠一条老掉牙的铁路。(来源:妙计旅行) 关注公众号“ 有腔有调”,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这里。 Kalach是身处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平原腹地的一处小村庄   Kalach是身处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平原腹地的一处小村庄,这里与外界的连接仅靠一条老掉牙的铁路。只有当火车汽笛响起的时候,这个地方才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冬天来到了这里。在仅仅和村民、白雪、火车、农场相伴的一个月中,我过上了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我将在下面把我看见的一切都记录下来。这里的人们买不起汽车,只能从井里打水,孩子上学也成了问题。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以缓慢轻松的节奏和乐观向上的心态,享受着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在这个星球上,还有很多这样的边缘村庄。这些地方是如此的相似,却又如此的不同··· ···   【辉煌】Kalach在苏联统治时期依靠林业的发展而一度变得很富裕,最多时曾经拥有300多名村民。但随着苏联1991年的解体,Kalach的经济也就随之一蹶不振。   【尽头】它悄无声息地藏在铁路的尽头。在去往Kalach的路上,我们沿着这条180公里长的铁路一直走到了尽头。这条铁路的另一端连接着最近的一座城市阿拉帕耶夫斯克(Alapayevsk)。 在去往Kalach的路上,我们沿着这条180公里长的铁路一直走到了尽头。   【单调】冬天的俄罗斯是美丽而又有些单调的,在火车上,两旁的树木就在那里静静地矗立着,并无生机。火车缓缓开过时,除了我和司机的交谈声之外,一切都处于静谧之中。 在火车上,两旁的树木就在那里静静地矗立着,并无生机。   【历史】司机名叫Alexander Kuznetsov,是土生土长的Kalach人。一路上,Kuznetsov话不多,不过当碰见某片空旷地时,他会激动地指着那里,为我讲述这里曾经的历史,好像一幕一幕就在他脑海中一样。 司机名叫Alexander Kuznetsov,是土生土长的Kalach人。   【一百万分之一】在俄罗斯,大约有100万铁路工作者,但是在Kalach负责开火车的只有Kuznetsov。 在俄罗斯,大约有100万铁路工作者,但是在Kalach负责开火车的只有Kuznetsov   Kuznetsov跟我说:在Kalach开火车是他的家族行业,他的爸爸和爷爷都曾经在这条熟悉的铁路上无数次穿行过。   【自己动手】当然,乘坐火车时,火车供暖完全依靠烧木材,而且都需要乘客自己动手。不过对于长期居住在Kalach的村民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儿。 当然,乘坐火车时,火车供暖完全依靠烧木材,而且都需要乘客自己动手。   【到达】40分钟左右,就到了Kalach。Kuznetsov把简单的物料放在车站后,就独自把车开回了车库。 40分钟左右,就到了Kalach。Kuznetsov把简单的物料放在车站后,就独自把车开回了车库。   【42年】这件简陋的办公室就是火车的调度室,图片中的女士叫做Nina Vysotina,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42年,但是安排车次(尽管一周只有屈指可数的几班)的时候仍然一丝不苟。 这件简陋的办公室就是火车的调度室   她对我说:“因为这几趟车次关乎到整个Kalach村的生活资源问题,所以绝不能有半点马虎。”   【生命线】说到Kalach就不得不提到Sankin镇,因为这里是为Kalach供给资源的重要城市,它也在火车开出的沿线上。Kalach是身处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平原腹地的一处小村庄,这里与外界的连接仅靠一条老掉牙的铁路。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这里。   Kalach是身处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平原腹地的一处小村庄,这里与外界的连接仅靠一条老掉牙的铁路。只有当火车汽笛响起的时候,这个地方才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冬天来到了这里。在仅仅和村民、白雪、火车、农场相伴的一个月中,我过上了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我将在下面把我看见的一切都记录下来。这里的人们买不起汽车,只能从井里打水,孩子上学也成了问题。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以缓慢轻松的节奏和乐观向上的心态,享受着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在这个星球上,还有很多这样的边缘村庄。这些地方是如此的相似,却又如此的不同。。。。。。   【辉煌】Kalach在苏联统治时期依靠林业的发展而一度变得很富裕,最多时曾经拥有300多名村民。但随着苏联1991年的解体,Kalach的经济也就随之一蹶不振。   【尽头】它悄无声息地藏在铁路的尽头。在去往Kalach的路上,我们沿着这条180公里长的铁路一直走到了尽头。这条铁路的另一端连接着最近的一座城市阿拉帕耶夫斯克(Alapayevsk)。   【单调】冬天的俄罗斯是美丽而又有些单调的,在火车上,两旁的树木就在那里静静地矗立着,并无生机。火车缓缓开过时,除了我和司机的交谈声之外,一切都处于静谧之中。   【历史】司机名叫Alexander Kuznetsov,是土生土长的Kalach人。一路上,Kuznetsov话不多,不过当碰见某片空旷地时,他会激动地指着那里,为我讲述这里曾经的历史,好像一幕一幕就在他脑海中一样。   【一百万分之一】在俄罗斯,大约有100万铁路工作者,但是在Kalach负责开火车的只有Kuznetsov。   Kuznetsov跟我说:在Kalach开火车是他的家族行业,他的爸爸和爷爷都曾经在这条熟悉的铁路上无数次穿行过。   【自己动手】当然,乘坐火车时,火车供暖完全依靠烧木材,而且都需要乘客自己动手。不过对于长期居住在Kalach的村民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儿。   【到达】40分钟左右,就到了Kalach。Kuznetsov把简单的物料放在车站后,就独自把车开回了车库。   【42年】这件简陋的办公室就是火车的调度室,图片中的女士叫做Nina Vysotina,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42年,但是安排车次(尽管一周只有屈指可数的几班)的时候仍然一丝不苟。   她对我说:“因为这几趟车次关乎到整个Kalach村的生活资源问题,所以绝不能有半点马虎。”   【生命线】说到Kalach就不得不提到Sankin镇,因为这里是为Kalach供给资源的重要城市,它也在火车开出的沿线上。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