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会决议向南苏丹增派4000维和部队 -搜狐新闻

安理会决议向南苏丹增派4000维和部队 -搜狐新闻   半岛台报道称,最早在下周,联合国将向南苏丹派出一个评估组,为建立“区域保护部队”做预先准备。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8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1票赞成,4票弃权通过由美国起草的2304号决议,决议表示,鉴于南苏丹国内目前的冲突有可能让该国倒退回全面内战的状态中去,安理会决定将驻南苏丹当地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兵员数量增至17000人,这意味着从周边国家增派约4000人的“区域保护部队”。弃权的4国分别为中国、俄罗斯、埃及和委内瑞拉。   中国外交部网站12日刊发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表决后的发言,对弃权予以了解释。刘结一表示,在南苏丹问题上,中方立场的出发点是尽快恢复南苏丹和平与稳定,缓解南苏丹局势对地区国家造成的影响。   刘结一说,“区域保护部队”在部署过程中,应就相关具体问题同南苏丹过渡政府充分协商,得到南苏丹过渡政府同意与配合,并以真正有助于南苏丹和平稳定、有利于南过渡政府维护稳定的方式开展工作。只有如此,“区域保护部队”才能真正实现决议所规定的促进南苏丹和平稳定的部署目标,为南苏丹各方落实和平协议创造有利条件。但鉴于上述原则在决议中未得到充分反映,包括中方和一些非洲成员的有关修改意见未得到采纳,中方对安理会第2304号决议不得不投弃权票。   决议通过后,南苏丹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库埃?博纳?马勒瓦勒(Akuei Bona Malwal)表示反对称,“没有考虑到南苏丹的想法,有违(有必要获得主要当事方同意的)PKO基本理念”。增派一事也有可能遭遇难关。南苏丹总统基尔通过发言人阿特尼(Ateny Wek Ateny)对路透社表示:“(安理会决定增兵一事)非常不幸,我们不打算配合这个决议,因为我们不会允许联合国‘接管’我们的国家。”   早在决议通过前的8月11日,苏丹政府发言人即表示,该决议将赋予联合国直接统治南苏丹的权力,将会“极大损害南苏丹主权”。   半岛台报道称,最早在下周,联合国将向南苏丹派出一个评估组,为建立“区域保护部队”做预先准备。报道称,这支保护部队的成员将来自南苏丹周边的非洲国家,而其主要任务是在南苏丹首都朱巴内外“促进和平与自由”,并保护朱巴机场。但阿特尼表示:“任何被称为‘区域保护部队’的军事力量都将不被接受。”   据联合国安理会官网消息,美国负责特别政治事务的大使普瑞斯曼(David Pressman)在表决后的发言中则表示,在安理会决议规定的限期内,如果南苏丹政府不改变阻扰联合国特派团的做法,将承担严重后果。共同社报道称,倘若确认南苏丹政府不配合,还将讨论武器禁运事宜。   报道称,南苏丹内战始于2013年,交战双方分别为以基尔为首的政府军和马查尔统帅的反政府武装。其中,基尔来自南苏丹第一大民族丁卡族,而马查尔则来自该国第二大民族努尔族。在经历残酷交火后,尽管双方曾于2015年8月达成过停火协议,马查尔被吸收进政府,成为第一副总统,但交火始终无法完全平息。就在上个月,南苏丹首都朱巴再次爆发武装冲突,造成大量死伤,一枚炮弹甚至落入联合国维和部队营区,导致中国籍维和战士杨树朋和李磊牺牲。目前,南苏丹内战已使该国约7万人逃离家园。

帮人“把书读薄”的读书产品为何走红?–文化–人民网

帮人“把书读薄”的读书产品为何走红?–文化–人民网 原标题:“替人读书”,是大势所趋? 帮人“把书读薄”的读书产品   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留给人们自由支配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一批旨在为人们节省时间并提供“干货”的读书产品应运而生。   然而,读书这件事,真的可以被简化、被替代吗?当我们在互联网电子化阅读时代谈读书,我们究竟在谈些什么?两位学者带来了他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鸡汤”也有营养但人生得自己去走   解放周一:有人说,“替人读书”可以帮人节省一部分时间和精力,让大部头的书变得更加“平易近人”。也有人说,阅读是私人化的体验,不能依赖二手经验。阅读这件事情,真的可以由别人代替吗?   刘佑军(上海交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阅读和人生的关系。   谈到阅读,我们往往把它和印刷文明联系在一起,容易“印刷崇拜”。但实际上,在文字产生之前,人就有阅读,阅读是始终伴随人类文明发展的。在阅读的过程中,人类遭遇世界,自然生长。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阅读某种程度上就是人生,人生可以由别人代替吗?   打着“替人读书”旗号的手机应用和脱口秀节目只能起到一个引领作用,并不能替代个人阅读,就好像旅行攻略并不能替代人们真正前往目的地旅行一样。   进一步说,阅读是一种在场。我们现在读李白的诗,尽管前人作了注解,老师又当场解释,但这依旧替代不了文本阅读。所有的介绍、捕捉和诠释都只是部分,而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因此,良好的阅读关系应该是建立一本书与读者之间的个人关系,所谓的引领只是提供方向,或者作为拐杖。人生的路还是要自己来走,书还是要自己去读。   解放周一:提供引领无可厚非,但不乏有人将其视为“救命稻草”。您觉得为什么“替人读书”会大行其道?   刘佑军:阅读分为好几种,“替人读书”实际上就是一种功利性阅读的产物。人们出于某种目的和需要,把阅读当作一种工具,“把书读薄”就提供了这样一种便利的方式,贩卖功利的“鸡汤”。   虽然我们现在常常把“鸡汤”作为一个贬义词使用,但实际上“鸡汤”本身还是有营养的。我们没必要一味地去贬低“鸡汤”,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们多多少少都会面临时间和空间的紧迫性,从而产生焦虑。学生为了通过考试而购买别人整理的复习提纲,职员为了应付领导而临时突击一些业务要领,普通人为了和人聊天而储备一些谈资,这些情况都很普遍。我想,在这种被一件件事情追赶着的紧迫感之下,为了及时获得某种支撑,喝一碗“鸡汤”也未尝不可。   不可否认,从他人这里获得二手的阅读经验,能起到一定作用。因此,这类“鸡汤”能够找到它的市场并且集结一批特定的目标受众。   但有一点要明确,即使是一碗有营养的“鸡汤”,依旧是千篇一律的重复,而人通过阅读获得的成长是具有多样性的。   心理学家荣格认为,自足的个体能够在真实生活中认识和发展独特的个体潜能。但如果个体仅仅通过模式化、功利化的“鸡汤”实行自我教育,那么很有可能最后就会变成批量生产的“营养宝宝”。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这样阐释经典阅读: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他们对读过并喜爱它的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   显然,靠别人来把书读薄是无法获得真正的体验的。   解放周一:这类二手阅读有一定的存在价值,而市场的力量最终也会做出选择,将它置于准确的位置。   刘佑军:是的。对于“替人读书”这件事,我觉得没必要过于担心。在阅读合理分布的前提下,出现这种迎合目标人群的阅读产品实为正常。   在我看来,用两分法简单将阅读分为“高雅”和“低俗”是不合适的,要避免用精英主义的眼光盲目否定。   把书读薄的过程,确实梳理和廓清了一些东西。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方式也更具有亲和力,因为这类产品往往更注重用户体验。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未来很有可能人类不再拥有图书馆,而是人人拥有一张随时能够接入终端的芯片,人触碰一样物体就能马上接收到信息的反馈。但无论形式如何变化,想象力如何驰骋,阅读和人的关系是改变不了的,阅读的精神内核始终如一。   剥离传统思维,回归知识分享   解放周一:一直以来,阅读都是一个老话题。互联网时代,当我们在谈阅读的时候,究竟在谈些什么?   阎峰(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副教授):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过去我们谈读书,往往会反应出“板凳不怕十年冷”、“梅花香自苦寒来”等激励性的诗句。这是因为在中国古代,“学而优则仕”是通行惯例,读书与权力挂钩,和社会地位、阶层有关联。   而现在,当人们谈起阅读、谈起书店的时候,所附加的形容词变成了“最美的”、“最孤独的”、“地标性的”等等,意在彰显一种格调。这是因为,社会在进步,文明在发展,经济层面的发展带领整个社会走向一个物质相对丰饶的时代。身处这样一个时代,人们对文明和知识的追求层次更为丰富。   法国学者布迪厄划分的三大资本中,文化资本是当今社会一项非常重要的资本。今天我们谈论阅读,实际上与人对文化资本的追求息息相关。   据统计,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我国每天使用手机上网的人口高达7个亿。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认为应当把阅读看作是一种人类知识生产和传播的行为,剥离传统意识形态赋予它的神秘感、神圣感和仪式感。   因为现在,人可以通过任何媒介在任何环境中进行阅读。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知识生产和分享交流的模式。比如知乎这个网络知识分享社区的出现,让大众都能参与其中,不仅塑造了一种分享精神,同样打破了对权威的某种依赖。   秉持着这样的态度,我们再来看“替人读书”,就会感到它在电子阅读时代的积极一面,它和群体智慧、知识分享、社群交流紧密结合在一起,推动了知识的大众化和社会化。   解放周一:有人担心,科技的发达使得人们生活越来越便捷,日益养成趋懒的习惯。那么“替人阅读”会让人越来越懒惰吗?   阎峰:懒惰本来就是人的天性,谁都想付出最少、收获最丰。   前人习惯把阅读看作种地,强调“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到了今天的时代,把读书看作是知识的生产和传播,为什么一定要蒙上一层苦兮兮的色彩?再进一步说,某种专业化能力的获得,非得要遵循一万个小时的原则吗?   此外,知识的生产和传播不再是个人化的行为,而是在交流中实现的。你可以把“替人读书”解读为传递二手经验,我同样可以认为它是抛砖引玉、引起思想激荡的一种方式。互联网触动了人类对群体精神交往的回归。   当越来越多的人回归社区进行交流,我认为人的判断力自然就会提升。别人替你把书读薄,把道理讲明,而你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产品往往是收费的,而它存在的价值也会得到付费用户理性的考量。如果它讲的不对或不好,那么自然会有其他产品顶上,从而形成一个意见的自由市场。   我们要相信,真理是越辩越明的。网络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在人类学意义上,形成思想激荡的知识分享社区会将我们逐渐带回鸡犬相闻的村落时代,让思想和见识在日常交流中传播。   解放周一:所以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替人阅读太多、趋势太猛烈,而是还不够多?   阎峰:是的。目前,我国超过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城市,城市文明的核心使命是创新,而创新需要空间。   许多学者都提到过一个“第三空间”的概念。在一个相对成熟而板结的社会之中,第三空间能够让人们摆脱工作场合和家庭中的角色,回归自我,让不同阶层、地区和文化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突破种种标签和障碍的思想碰撞。   在互联网时代,这种空间就叫做交互界面,不同的人群在此产生互动。从创新的角度来讲,替人读书、听人读书、群体阅读、知识分享都是好事,因为他们创造出了一个很好的交互界面,形成了一种阅读和交流的氛围,蕴含着创新的可能性。   我们现在常常一说到碎片化阅读就十分警惕,谈到多任务处理就认为是分散注意力,其实不然,我认为多任务的界面和处理更能激发人的创意。同样,阅读模式和阅读体验的创新也是对交互界面的升级,最终孵化出更多的创新理念。   至于谁最终来判断对错、制定标准,我认为是人自己。站在这个角度,无论替人读书还是听人读书,都是一种正常的学习状态。(吴越) (责编:汤诗瑶、陈苑)

菲尔普斯带红拔火罐 业界盼中医纳入美健保体系-中新网

菲尔普斯带红拔火罐 业界盼中医纳入美健保体系-中新网   中新网8月10日电 据美国世界新闻网报道,8日晚,菲尔普斯将第19块奥运金牌收入囊中,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而他身上的圆形印记也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不少英文媒体争相对拔火罐进行科普,表示菲尔普斯将拨火罐推上了“巅峰时刻”。其实早在今年3月拍摄的一则广告当中,菲尔普斯就展现了自己拔火罐的经历。   那么拔火罐对于运动员来说到底有什么样的帮助?   旅美中医专家张德超表示,拨火罐可以治疗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和血液系统的疾病,对运动后的疲劳和损伤也有很好的疗效,早在北京奥运会时就已经在运动员中流行。   张德超透露,近年来中医疗法在外族裔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以他自己的诊所为例,这两三年来,前来寻求中医治疗的外族裔民众比往日翻了一倍,   同时,他还提到,尽管问诊人群增多,但市面上可以支付中医治疗费用的健保不足5%。   “这非常不利于美国群众接受中医治疗。中医治疗费用相对较低,见效也较快,一般民众都喜闻乐见,也没有太大的痛苦。所以在美国的中医药师都希望以后美国政府能够将中医治疗纳入健保体系,从而减少医疗费用,让中医药治疗惠泽更多民众。”(李若冰)

15岁少女受责骂离家出走 父亲下跪求挽回(图)-搜狐新闻

15岁少女受责骂离家出走 父亲下跪求挽回(图)-搜狐新闻 邓虎成手持女儿照片希望她回来,墙上是女儿画的彩虹、爱心。   8月8日中午,青羊区培风路社区外,42岁的邓虎成跪在地上,他想用这种方式唤回女儿。3天时间里,为挽回女儿的信任,他先是下跪,后来又爬上18楼天台欲轻生,口里不停喊着:“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决不再打你骂你。”   这一系列极端举动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受不了父亲责骂 女儿离家出走   8月8日中午,青羊区培风路社区外,邓虎成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呼唤女儿回家,“保证不会再伤你一根汗毛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当天,社区工作人员、邻居和记者均成为他哀求的对象,目的是帮他劝回女儿。邓虎成的一位邻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8月6日凌晨,因受不了父亲责骂,15岁的小惠离家出走,并坚称不再回到父亲身边。   10日下午,当记者前往位于培风横街的光华嘉苑小区时,大门外已聚集了数十人,两天之前下跪的邓虎成又爬上了电梯公寓18楼天台,扬言女儿走了,他想跳楼轻生。经派出所民警和邻居苦劝,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回到安全地带。这位与妻子离婚多年的中年男子反复保证:“再也不打骂女儿了。”   邓虎成告诉记者,8月5日当天,他致电前妻,希望借2000元钱治病,没有借到。晚上,他将气撒在了女儿小惠身上,“我确实吼了她,让她滚出去。”次日凌晨,小惠离家出走,再没回来。   事后,辖区派出所民警联系上小惠,小惠坚称,经历这些事情后,她已不相信任何人,坚决不会再回去。   数次打骂   让他丢掉了女儿的信任   在光华嘉苑小区的很多业主看来,邓虎成下跪、跳楼的举动,不过是重复的闹剧。“已经好几次了,女儿跑出去,又把她劝回来,结果还是要打,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   邓虎成身患视力障碍,因糖尿病并发症导致小腿溃烂,每个月都靠低保生活。七年前,在和妻子离婚后,他争得了女儿的抚养权,并一直和女儿生活在一套廉租房里。   在邻居眼中,邓虎成的无端打骂,是导致女儿小惠离家出走的最主要原因。小惠每次离开,均躲到母亲那里。小区居民黄女士说,前几次,她都托人找到了小惠的继父,一同劝小惠回家。社区、派出所、邻居都参与过劝导,而数次跳楼,也让大家都认识了邓虎成。   不过这次,小惠在回复给派出所民警的短信中提到父亲时说:“每次我都要出事,比如掐我脖子,打我、利用我、还有臊我皮害我读不清净书,动不动就骂我……”   邓虎成承认,有一次见女儿趴在窗台上哭,他甚至过去把她往外推。“平时就用手上的盲杖敲打,或者破口大骂,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但对于打骂女儿的原因,他闪烁其词,自称记不得了。   女儿称坚决不回去   希望跟母亲过   今年15岁的小惠刚刚初中毕业。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她,在离家出走后,她到了母亲那里,并称”坚决不回去。”   小惠说,父亲所说的保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回家后,面对的就是随时会发疯的父亲。“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坚决不回去,现在哪个都不信。”小惠说,父母离婚后,父亲时常利用她向母亲借钱,母亲不给,父亲就用她来威胁母亲。   因小惠母亲电话一直关机,记者未能与她取得联系。小惠继父告诉记者,尊重孩子的选择,也不愿看到她回去后重蹈覆辙。昨日,在谈到女儿时,邓虎成很激动。他说,他希望女儿能回家,并保证不再打骂她。他反复念叨:“今后决不再打女儿……”他一边说,一边将女儿照片拿在手中,反复摩挲。   小区一位保安见了他,说:“她(小惠)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听了这话,邓成虎长久沉默。   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女子北京站持刀刺伤1名男子 据称有精神病史

女子北京站持刀刺伤1名男子 据称有精神病史   原标题:女子北京站持刀刺伤一名男子 该女子有精神病史   法晚深度即时(记者 温如军)  今日上午,一女子在北京站持刀刺伤一名男子。担负车站执勤的公安武警联合将该女子制服,有效阻止了现场事态进一步恶化升级。   现场群众向《法制晚报》记者介绍,8点30分,北京站广场东侧一女子与一男子发生口角,仅过十多秒,这名女子趁男子不备,突然掏出一把水果刀将对方刺倒在地。   担负车站执勤任务的公安武警迅速赶到现场,发现该女子向车站广场东北角的地铁站方向逃跑,情绪非常激动、行动近乎失控。民警大声警告女子放弃抵抗,武警哨兵趁机利用警棍将其手中的水果刀打落在地,随后将该女子带回处理。   据了解,该女子为外地无业人员,有精神病史,自称因男子欲抢夺其手机,并遭到对方推搡,于是掏出水果刀进行反击。被刺男子伤情严重,未脱离生命危险。其他情况仍在核查中。 责任编辑:康云凯

微型高压反应釜公司_微型高压反应釜参数_广东微型高压反应釜_25ml微型高压反应釜_国内光化学反应仪生产厂家_采购光化学反应仪价格_采购光化学反应仪一台_采购光化学反应仪报价_猴粘大鸡_shiny days|mailscre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