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佳士得香港现当代艺术之夜总成绩5.5亿港元|操纵人偶的轮舞1

佳士得香港现当代艺术之夜总成绩5.5亿港元 佳士得拍卖现场   来源:雅昌艺术网 王歌     导言:2016年11月25日,香港佳士得秋拍正式拉开拍卖的帷幕。次日晚,备受瞩目的亚洲现当代艺术夜场在会展中心开槌。除了常规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为庆祝佳士得成立250周年,佳士得还特地做了一个策展性的专场“先锋荟萃”。最终,“先锋荟萃”特拍与“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两场总成交额达到5.5527亿港元,这一成绩与春拍及去年秋拍基本持平,两个专场的总成交率为76%。率先举槌的“先锋荟萃”特拍以成交率86%、一件亿元拍品、五成拍品超千万港元、两位艺术家刷新拍卖纪录的佳绩为适逢创立250周年的佳士得取得了开门红。 常玉《瓶菊》1.0358亿港元成交   常玉作品第二次破亿   下午六点半率先开槌的是“先锋荟萃”专场,相比今年已经拍完的所有现当代艺术专场本场无论是从人气到买气都是最好的一次。   “先锋荟萃”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专场,佳士得现当代艺术部门主管张丁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非常特别的是今年是佳士得250周年,我们在伦敦总部做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拍卖是‘重新定义英国绘画’,而到了亚洲,我在想我们有哪些概念需要重新的审视和定义?于是便做了“先锋荟萃”这一主题,为了在文化交流上找到一个更明确更深远的一种意义和定位”“在20世纪初,受日本的浮世绘的影响,促成了西方的现代绘画,若非如此,现代绘画可能是会是一个不同的样貌。在先锋荟萃里,展示的是东方艺术家到西方取经后的绘画成果。所以先锋艺萃的这些作品、这些艺术家,其实是提出了一个属于东方也是属于西方,属于过去也是属于现在的一种概念。在过去二三十年来讲,他们都面临着一种挣扎,觉得好像他们是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东方,不中不西的概念。从这个角度来看应该是一个全新的定义,他们开创了亚洲艺术的一种未来性。”   本着这一理念,张丁元精心筛选了15幅较为能体现早期探讨中西结合的作品,也是齐集了中国、韩国、东南亚的作品,其中还有三幅水墨作品。本场的封面作品是常玉于1950年代所作的《瓶菊》,常玉自1921年赴法留学,从此以后在法国生活长达45年的时间,开拓其融合中西美学的艺术创作。这件《瓶菊》自成一格,描绘常玉超越东西,为一二十世纪的东方画作先锋。《瓶菊》作品为法国Levy家族所拥有,Levy家族自1950年代便与常玉来往密切,作品长期雅藏于法国,于常玉离开人世的那一年曾在Levy家中展示过,而后仅在2001年台湾历史博物馆的“乡关何处 – 常玉的绘画艺术”展览展出,之后完全未在其他展览或市场上真正曝光过,蔚为珍贵。常玉的作品因为存世量少,因此市场上但凡出现,尤其是精品便一定能出好价钱,因此还未开拍就有不少业内人士预言或许有冲击亿元的可能。这件《瓶菊》以2000万到3000万港元估价上拍,买家出手不带丝毫犹豫,迅速的争抢到9100万港元落槌,最终以1.0358亿港币高价成交,不仅成为今晚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同时也是今年秋拍季首件过亿的现当代艺术作品。值得一提的是,这件作品也成为常玉第二件过亿成交的作品,非常接近他目前的作品拍卖纪录,即2011年5月在罗芙奥香港以1.2832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其个人作品价格排名第三、四位的则依然是常玉的花卉题材作品:成交价8188万港元的《蓝色辰星(菊花与玻璃瓶)》和8076万港元的《聚瑞盈馨》。 朱德群《雪霏霏》,成交价:9182万港元   除了常玉的作品,朱德群作于1990年至1999年的《雪霏霏》也是此前颇受关注的作品之一,这件作品以7200万港元起拍,一路加价都很慢,50万50万的往上加,最终以805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9182万港元成交,从而刷新了朱德群的个人拍卖纪录;本场刷艺术家个人新纪录的还有林风眠创作于五六十年代的《渔村丰收》以3974万港元成交。汇集15件拍品的“先锋荟萃”特拍以377,470,000港元总成交额圆满收槌。除了上述的三幅作品创下高价,其他的成交也不错,吴冠中《庐山》以2400万落槌,赵无极《水之音》以4200万落槌,成交价为4870万港元。东南亚艺术家勒迈耶-德-莫赫普赫斯的作品以5500万落槌。白南准的装置以270万港元落槌。不过遗憾的是,本该白手套的专场,有两件作品遗憾流标,其中包括刘国松的作品《来去面自如》,普遍认为因估价过高而流标。本场还上拍了三张中国画作品,其中张大千的《青绿山水》以2900万落槌,加上佣金3414万港元成交。 奈良美智《EASTERN YOUTH》 1686万港元成交   中、日韩、东南亚 难分伯仲   本季的“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的部分同样是顺延“先锋荟萃”这一主题策展概念继续规划的,以风景、抽象、人物、静物四大主题来探讨中西、各个时间段各个地区之间是如何交流与表现的。由于二十世纪的部分大多呈现在了“先锋荟萃”中,所以本场主要以中、日韩、东南亚的当代为主。从三大地区的上拍比例来说基本平均。而从本场的成交结果来看以总成交额177,800,000港元收槌。   自佳士得2011年开始推出现当代艺术的泛亚洲概念以来:即将中国、东南亚、日韩的现当代及二十世纪艺术并做一个夜场举行拍卖。佳士得现当代艺术部门就一直试图在打破区域化的壁垒,张丁元表示:“我们所做的工作其实是积极回馈市场的反应,由于我们看到了市场的成熟度比想像来得快——收藏者视野的扩展超出预期很多。按照通常的经验,过去一个项目差不多要做两年到三年才会得到反馈,可是现在几乎已经缩短到一年的时间。不管来自收藏家还是美术馆,速度之快始料未及。”近几年,一方面因为理念上想要加强“泛亚洲”来引导市场;另一方面不可否认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表现不甚理想,从市场角度“鸡蛋也不宜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因此近几年从夜场的地区板块上来看,日韩与东南亚的比例持续加大,到了去年与今年基本是与中国艺术呈三分的格局,甚至比重还要大。   从市场角度,最近这两三年中,二十世纪一直都表现很好起到了维稳市场的作用,当代艺术方面,日韩则远比中国当代表现要好很多。还记得2015年秋拍时,由于日韩作品竞争激烈还吸引了很多韩国媒体不惜跋山涉水而来。然而到了本季秋拍,各区域板块的表现呈平均化,总体来说买家出手比较谨慎,对于作品的性价比也很挑剔。尽管本场最高价是奈良美智作于2000年的《EASTERN YOUTH》以1686万港元成交。但日韩方面并未能有突出表现。此前的重点拍品田中墩子的《84B》以600万港元起拍,850万港元落槌,刷新了艺术家本人的最高纪录。白发一雄作品《BB92》和《BB64》皆流标。草间弥生《AA2号》以850万港元落槌。包括《EASTERN YOUTH》,一共推出了3件奈良美智的作品,成交都比较稳定。东南亚方面倒是表现相对其他两个板块较为理想,其中两件作品表现较为出色:勒迈耶-德-莫赫普赫斯估价仅为320万到480万港元,却被一路抢至1250万落槌。另外,安妮塔?马赛赛?何《拾穗者》以咨询价上拍,680万港元起拍,1150万港元落槌,成交价1386万港元,为本场东南亚作品的最高价亦刷新了艺术家本人的最高纪录。其余作品虽无抢眼表现,但大多成功易手,流标率不高。中国方面,由于二十世纪的精品多集中在了先锋荟萃专场,该场次中仅推出了五张中国二十世纪。当代方面王光乐的水磨石以400万港元落槌,曾梵志作品《肖像》以550万港元落槌,为本场中国当代的最高价。中国当代艺术在前几年里持续下滑,到了今年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是“止跌”了,虽然没有很明显感受到复苏的信号,但至少也没有持续下行。

实验室反应釜,m字腿,女s男m,苏m,m系资源聚合,mailscreen.net